上一版/ 04 版:副刊 /下一版  [查看本版大图
本版导航 各版导航 视觉导航 标题导航
选择其他日期报纸

澜沧江从西双版纳流过

○李乐学
时间:2022年09月20日    来源:天山建设报

  澜沧江从青藏高原腹地发源,一路奔腾不息经西藏东部入云南,在容纳汇聚百川之水的过程中,被野象出没的沟谷启化着,被莽莽苍苍的原始森林过滤着,被夹有菠萝蜜和芒果芳香的亚热带微风熏染着,原本狂野的行迹终于变成一副温顺模样。
  在西双版纳,澜沧江碧波悠悠,与那山、那林,那坝、那草,以及花鸟鱼虫和善良的各族人民,一同编织的大美境界,吸引着许许多多的人们,不远万里来探索澜沧江以及西双版纳的秘密。诗人说你就是诗情,美术家说你就是画意,散文家说你就是极致的意境……有多少旅人,就有多少对你独特而新鲜的观察、认识和理解。
  在西双版纳无边无际古木参天的原始森林里,生命就像淙淙流淌的山溪那样,以各自万变的形式显示着神秘和活力。季节在枝头微妙地变化着,时光从叶缝里轻轻地流淌着。各种各样的树叶,在落地时就又滋生出新叶,在人们不知不觉中完成新旧交替和再生。它万象皆新又终古如斯,它时时刻刻在变化发展,却坚守初衷的精神;它从不安于现状停下步履,更不存在北方的树木或许还有我们人类那种青黄不接的时间差和代沟。一片叶子就是一个继往开来的里程碑,一片叶子就是一页承前启后的编年史;它永远在创造因而总是生机勃勃。旅人呢,站在如此美妙的大自然面前,就连最平常的头脑也会萌芽新思想。
  天空、山脉、树木、花草以及动物,以各自的轮廓、色彩、运动、气味,与这片绿地上的傣、哈尼、布朗、基诺、阿瓦、拉祜这些少数民族,时时保持着精神的沟通,人与自然处在一个和谐的气氛之中。接受美好大自然的滋润,接受千年文化的陶冶,这些栖息竹楼的人们,心境开放而豁达,精神超然而闲适,言谈举止自有一种行云流水的悠然。他们的血脉中,繁衍流动的是善良的天性。勤劳勇敢,助人好客,尊老爱幼,是他们回报大自然的方式。
  我曾经在一个旱季来到西双版纳,目睹了黎明时分傣族寨子的风情画:太阳还被神秘的曙色笼罩着,寨子里已经是鸟鸣鸡叫人影晃动了。在朦朦胧胧的曙光里,男人们或上山割胶,或下田种地,或下河捕鱼;女人则挑着装有紫米饭、烤鱼、酸鱼、香竹筒的风味小吃,到几里外的集市出售。几个穿着鲜艳筒裙的傣家女子,踏着轻盈的碎步,挑着木桶去竹林旁边的涌泉打水。老人打开牛栏,赶着牛群出了寨子,头牛脖子上的铜铃摇曳着清脆的铃声,在晨风中颤动着。
  这时候,一轮鲜红的太阳从山头的云霞里跳动出来。一抹绚丽的光彩悠然从天空撒下,把寨子前头的澜沧江打扮得犹如待嫁的新娘。